search 2013 adfgs
作者:Sky.Jian | 可以任意转载, 但转载时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和 作者信息 及 版权声明
链接:http://isky000.com/study-reading/%e7%ae%a1%e7%90%86%e8%80%85%e5%b8%b8%e7%8a%af%e7%9a%84%e5%8d%81%e4%b8%aa%e6%af%9b%e7%97%85%ef%bc%885%ef%bc%89 | del.icio.us | Twitter it

我们看看第五个常常犯的毛病。第五个常犯的毛病就是一视同仁的管理方式。这句话很多人讲,恩!我一视同仁,但是又忘了另外一件事情,我们常常讲的一视同仁是指公平,指的我对每个人都非常的公平,但是我讲的不是。我讲的是管理,一视同仁的管理方式,不是公平,公平还用讲吗?当然事情要公平。孔子讲过一句话,叫做有教无类,但是孔子有说,我教人只有一种方法,什么叫做有教无类?男人要教,女人也要教,老的要教,小的要教,有钱的要教,穷的要教。是这句话的意思,有教无类。孔子当时讲这个话是这个意思。可是孔子底下有3千门徒,72贤士,请问,统统都一样吗?孔子用一种方法教他们吗?他从严没有讲过这句话。孔子底下有非常优雅的子贡,有非常好客的子路,有非常勤学的颜回,有一天到晚打瞌睡的宰吾。有一天宰吾在那里打瞌睡,孔子说,真是朽木不可雕也。中国成语,朽木不可雕也,就是这样出来的。所以,这就证明,孔子在教他学生,从来淌有用一种方法。
    今天如果在中国人寿当一个主管,对底下的人统统是一种方法,这种主管用上海常常讲的口头语,不要太容易啊!这种主管谁不会做啊!做一个主管要研究底下的人,所以底下的人有四个因素研究他:第一个,这个人是什么时候生的?这个叫做时辰,中国人叫做子午头号数,西方人叫星相学,其实是有道理的,什么时候生的。听说1月、2月、3月生下来的人,比较固执,4月、5月、6月生下来的人比较浪漫,7月、8月、9月生下来的人比较谨慎,10月11月12月生下来的人比较喜欢掌权,这个就叫做对人的个性了解。其实我是大略地讲,你给他细分,再往下还可以细分。请问,你注意到了吗?
    
    第二个,什么地方生的?生在杭州跟生在银川不一样,生在西藏跟生在上海不一样,生在哈尔滨跟生在三亚不一样,你注意到这个地球的磁场影响人的脑门。
    
    第三个是血型,A型血的人,做事情特别谨慎,但是他的缺点是优柔寡断,B型的人他的优点,缺点是大而化之。所以,外交官是出生B型。O型的人,非常的豪爽,但是他的缺点是非常的固执,很多军人是O型。AB型的人走极端,他的优点是非常聪明,但他们的缺点是走极端,容易自杀和犯罪。所以很多英雄豪杰和科学家是AB血的,但是很多大流氓,提兰桥里面的好多是AB型的,他们要就很好要就很坏,我们在这里AB的大概都是好的,坏的都提兰桥去了。
    
   第四个是遗传。中国有句成语: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生儿会打洞。我们中国祖先很厉害的,观察很多现象。讲到中国地方我先插一句话,你让得我上节课讲到只生结果,忽视思想吗?中国祖先观察了很多现象,结果呢,再往下去研究,就没有了。龙生龙,凤生凤,这句话遗传工程学,是瑞士的遗传工程学院证明出来的。西方人读到中国的《西游记》,吴承恩写《西游记》,孙悟空拔根花一吹,一堆孙猴子。西方人吓一跳,一千年前,中国人这么早就懂得克隆人的道理呢?结果克隆人是英国剑桥大学试验出来的。宋朝时候写民间故事,一个人被海龙王招亲,回来以后孙子都死了,啊唷!西方人又吓一跳,一千年前,中国的宋朝就懂得相对论。爱因斯坦说,人如果用光在宇宙进行,量子的移动会变得相对缓慢,所以他回来的时候,他的孙子都死了。这种道理,一直到20世纪中叶才开始研究,所以,这就证明中国祖先有这种想象力。就是可惜的,没有提炼。后来我研究的结果就是忽视这个思想和创造力,去一直想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什么?所以,龙生龙,凤生凤,中国早就讲了。但西方人一直到20世纪才开启了遗传工程学。
  意大利的犯罪学家龙卜罗梭,他说,如果有一个双胞胎,哥哥如果犯罪,弟弟犯罪的机率占80%。这就证明,这是来自于遗传,所以,我们就发现有道理。你看中国的诺贝尔奖金得主杨振宁,他老子是谁?芝加哥大学数学博士。我们中国有个有名的原子弹之父钱学森,你看看他们钱家3兄弟,这就叫龙生龙,凤生凤。台湾有个外交次长,沈根北,他的爷爷就是有名的水师提督,福建水师沈保珍。沈保珍有个有名的岳父,姓林叫林则徐,这就龙生龙,凤生凤。西方的音乐家,阿马迪特莫扎特,7岁把眼睛蒙起来弹钢琴,奥地利国王坐在旁边,你不看看他的老子是谁,他爸爸是奥地利宫廷乐师,所以生下这种儿子。伟大的居里夫人,两次得诺贝尔,一次物理,一次化学,你不看看他的老子是物理学的教员,所以她从小没有玩洋娃娃,统统玩烧杯和试管,所以,长大以后变为物理学家,有道理。因此很多人就不喜欢台湾那个总统陈水扁,因为他的妈妈是卖菜的,所以他从小跟着卖菜的妈妈,养成陕隘的心态,有关系。台北市长马寅九很多人喜欢他,他的爸爸是马赫林,国防部中将,宋士玉的爸爸宋达,国防部中将,这就龙生龙生,凤生凤,有道理。所以中国考进士,从隋唐以来考进士,很多人不清楚,考进士时第一段是什么?不是题目,先介绍你们家3代,你爸爸,你爷爷,跟你的曾祖父是谁?人家会说,这个老鼠的儿子能用吗?所以,考进士,要先讲3代。

中国人说门当户对,其实今天想起来很有道理的。所以一个人的出生,真的很重要,你看我住得杭州西湖国宾馆,他为什么叫做刘庄,因为他的主人是叫刘学洵,刘学洵是清朝之后光绪年间的进士,而且是康有为的朋友,孙中山的朋友,今天有这个心态,就盖出这个刘庄,现在变成国宾馆,有道理吧。3代,所以,他们刘家三代都非常重视家学。中国人说,家学渊源就是这个意思。那么请问,你能够这样子去想你底下的干部吗?
  
    我们来看看第一段,一把钥匙只能开一道锁,一种技巧只能够对一个人有效。这两天你们都睡在这里,你们的钥匙能开别人的房门?不行!所以记住这句话,一把钥匙只能开一道锁,一种技巧只能对某个人有效,对另外一个人可能就无效。这就证明,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研究我们的干部和我们底下的人,他的时辰和地方、血型和遗传虽然不是绝对因素,但是个参考因素。你如果这么用心去研究你底下的人,你就会发现,人是不同的,每个人要用在他适当的地方。研究人力资源的人都知道,把人用错一个地方,就等于是人力的浪费,不管他的出生再好,都是一种浪费。
  
    你看有的人,讲话的时候,眼睛一直看着地上,这种人非常适合守仓库。有的人在那里讲话,一直疙疙瘩瘩中,婆婆妈妈地讲,是标准的客户服务。有的人坐在办公室里好像屁股有刺一样,恨不得冲出去,是标准的外务。吃饭的时候,菜一端上来,他用计算机在旁边计算,是标准的会计。这种人叫天性,工作有密合。结果你把眼睛一直看地上的那个拿出去当外务,把那个屁股有刺一样的拿去当会计,完蛋了!把那个掏计算机的拿去做客户服务,完蛋了!客户一讲话,他就算讲话费多少,他就计算,完蛋了!这就叫把人用错地方。所以其实每个人都有他的概念。

  春秋战国时代孟尝君,养了3000个吃饭的,孟尝君养食客3000,人家就跟他讲,孟大爷,你怎么养了3000个吃饭的人?孟尝君说会有用的。有一次孟尝君得罪了国君,那个国君要杀他,这时孟尝要想逃出去,可是这个城门是关牢的,那怎么办呢?急得满头大汗,那时没有发明闹钟啊!他们是听鸡叫,结果孟尝君底下有个人,他说我会学鸡叫,结果他来到城门口附近,咯~~~~~~这个城门就开了,结果孟尝君就跟手下冲出去了,一路,一路挥着汗,说还好,养了个会学鸡叫的,没有想到有用了。这就证明什么人都有用,问题是看你是怎么用的?所以,每个人都有他的效用。这边出来两个解释名词,我尽量不讲名词,是因为我不太喜欢讲理论,但是碰到名词还是提一下。其实我们中国祖先很早早就知道这个道理,只不过西洋人把他提炼炼出来以后,一动就用了他们的专业名字。X和Y加起来是Z,我们是这样做的,X是集权的意思,集权的管理,这个集权,不是政治上的集权。就是说,真正的一把抓。在中国人寿可不可能有一种手下,讨厌做事情,逃避责任,不喜欢用脑筋,有的,一定有这两个人。这时候你就像牧羊犬那样带着他,底下的人都是牲口,你把他带起来好了,你不管那些猪、牛、羊、马是什么想法,反正统统都是逃避责任,不喜欢动脑筋,你就把他带起来。但是你认为中国人寿,每个人都是这样吗?
  
    不可能,第二种就出来了,叫做Y理论,Y理论,我们叫做参与管理。一个部下成熟以后,你就应该让他参与。每天在那里动脑筋想问题。真正如果有这种手下,两个加起来等于Z。其实中国人寿并不是全部都用X来管的,也不是全部用Y来管的,因为这两种人其实统统都有。我们讲到Y,有没有人喜欢接受任务呢?怎么会没有呢?我们不可以凡事都讲物质,认为给人民币就可以了,其实我们还要注意精神。我们不能够一动就惩罚,其实我们还要讲激励。我不能一动就把制度搬出来吓人家,其实我们还要重视人心。这些地方非常重要,给人民币这个谁都会用,一动就研究奖金,请问精神面你是否注意到?我读过一篇文章,说中国的企业,右边这三个还做得不够,他写不是我这样写。就是说不太注意人性管理吧!讲到人性,我提醒各位,人性跟人情是两个意思。噢!我圈一个就讲一个,我们光讲物质,却没有注意到精神。那么我来讲一个精神上有关的事情。什么东西是一种精神面?
  
    在宋朝的时候有一个老妈妈,跟他的邻居说,我那个老三在一个将军的底下打仗受了伤,将军亲自跪在地下替他扎伤口,说着,她就哭起来。很感动是不是?她说不是的,我的老大原来也在他底下,一受伤,将军一跪在地上替他包扎伤口,他就报销了,打仗奋勇的杀敌,他就很快报销了。后来我那个老二又去,又受伤,也是这样包扎的,也报销了。现在完了,我那个仅存的老三,看样子也快报销了。这叫做精神面。如果你下次受了小伤,如果我们单总亲自给你包扎伤口,你很快就报销了。对不对?你含着眼泪,快报销销了。你回家给你老婆说,快报销了,这个伤口是我们单总给包扎的。请问,这样子要花多少人民币?不要花多少人民币嘛棕种观念,叫做精神面,其实我们做得不太够。
  
    第二个,惩罚谁都会啊!要记过,要调职,要冷冻还不容易?问题是你激励他吗?激励。我有两次在摩托罗拉,他们的副总带我去参观他们的厂房,一个老美,走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国员工在那里拧汗,男的,他走到旁边说,好孩子。结果他又跟我走到后面去了,一个女的在那里做瓶管检验,他又说NICEGIRL!那个女的也笑一笑,他就跟我出去了。其实摩托罗拉那个老美,跟他底下那两个中间差9级,9层,请问他为什么这样讲?这个叫做激励。我后来发现,西洋人非常注意这一点。因为我们当主管的,每天都快太忙了,不相信我请教你们一个问题,你们每天这么忙的时候,每天花几分钟,下去看看你们干部?你每天花几分钟,在办化验室里面走一圈?你干部送上来的那报告,你有没有先称赞再修改?当人家给你一个提议,你有没有先鼓励,然后指出他的盲点?我们都是激励不足,一动就训,一动就削,一动就拿命令出来唬!这个其实是缺少激励的。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是要从小养成的,原来西方从小对他的子女就有激励,所以长大以后就养成这种激励的习惯!
  
    人类学家达尔文,小的时候有一天是这样回去的,他爸一看就知道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啊!这边掏出来是只四脚蛇,这边掏出来是只金龟子。小心不要咬到腿了。不会的,长大以后成为人类学家。如果你的小宝是回来是这样子的?口袋里是什么东西啊?啊呀!啪一下,看你象个四脚蛇,赶快去读书!一天到晚玩蛇!这一打,打掉个人类学家,这就是没有激励。

去年有个女的来上海,专门研究非洲的猩猩珍古德,她在四岁的时候,有天下午不见,她妈妈到处找她。不见了,几乎都要到警察局报案了,黄昏的时候,那个家伙出现了,手上拿两个鸡蛋,一身鸡毛,头上还有点鸡屎,妈,我孵了一下午孵不出小鸡。原来躲到鸡笼里边。她妈妈一看,啊呀!我的天那!赶快洗个澡,我们吃完饭研究一下鸡蛋是怎么孵的。吃完饭以后母女两个讲了半天也讲不清楚。她妈妈又不动物学家。第二天她妈妈亲自到学校里问老师,回来再告诉珍古德。那时候她才四岁,这种观念叫做激励。如果是你的女儿一个下午不见了,结果从鸡笼里出来了,啪嗒!一下子下去,她哭了,你笑了。这样子其实叫做没有激励。
  
    第三个是人性。讲制度谁都会,将公司的制度搬出来谁都会,但是一旦要讲到人性,我们做得又有点欠缺。所谓人性,他的意思是这样的,从人的心里面去想、思考、观察一种为。那么回到我们刚才那个例子,三得利啤酒厂副厂长的那个爸爸死了,那个副厂长是个上海人,他的爸爸死了,三德利啤酒厂的老总得到消息,就到他家去看他,这个不稀奇啊!鞠躬安慰两句不稀奇,稀奇的是他跟他俩个站在一起,开始对客人鞠躬。另外陆续还有很多的同事来慰问,三得利啤酒那个总经理跟中国的副总站在一起,一直鞠躬,一直谢谢,人家还以为他的爸爸死了。你猜那个副厂长跟我说了句什么话?他说,余先生我没有想到,这个总经理是这样来的,所以我这辈子大概要死在三得利了。这就叫做人性,在人性面上激化你。所以日本三得利有个习惯,部属任何家里面如果有丧事,去的时候不要光是鞠躬,要跟他们的家属站在一起,对外人打礼,表示我们是一家人。这种就叫做人性。
  
    我以上所讲的例子,从刚才所讲的三德力,跟我所讲的摩托罗拉,跟我所讲的宋朝将军的故事,哪一个需要花钱?这些跟钱都没有关系。统统是出于人的内心,这种观念统统叫做Y,所以我们的左边是X,这两个如果综合起来,就是X+Y=Z。其实在我们中国人寿不可能统统讲X的,也不可能统统讲Y的,是看情况综合起来运用。如果我们过度地偏X,就是一种集权式的管理,但还不到过渡偏Y的时候,你就开始给他参与,也是个乱七八糟,所以我们要看看视情况而定。
  
    一讲到视情况而定就会有另外一个概念,我们来看一看。你们已经认识的李光耀,新加坡的前总理,他现在已经变成资政了,现在国务院总理是胡作栋,李光耀其实是我们中国人的后裔,所以我拿他举例,是因为他不是一个真正的西方人,李光耀是广东梅县客家人的后裔,所以,其实他的父亲和祖父与中国人有深厚的渊源。李光耀虽然从小新加坡长大,可是他受的教育都是儒家的教育和思想。长大以后送到英国剑桥读书,同时带着东西方的的思想,我觉得这种人是最厉害的。又受过中国儒家的熏陶,又到过西方见识过西方世界,就像邓小平一样,早年在中国长大,又看过欧洲,所以对邓小平的改革开放,跟他到过欧洲肯定很有关系。李光耀管新加坡其实只有四个字,这四个字足以表达X与Y的理论,叫做开明专制。他讲得很有道理,管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,精神上面要以尽量的开明,精神可以开明,但是法律一定要专制。所以,新加坡就变成这样子了。其实他的开明就是X,他的专制就是Y,就是X和Y加起来。新加坡就变成这样子了,正好合乎这个道理。所以精神上尽量开明,在中国人寿,我们采纳不同的意见,允许不同的声音,接受不同的策略,这个叫精神止非常开明。但是中国人寿对一些重要的规定,重要的要求,重要的制度,一定要非常坚持,这叫法令,就是法令要专制。精神要开明,其实要管新加坡就是这四个字,这本书其实出版的时候,我一夜之间就把它读完了,读到天亮,因为写得很好。这本书原文是英文的,后来翻成中文,在台湾出版,我想没有多久在大陆可以买得到翻译本。如果有一天在中国大陆出版,可以好好的读一读,管一个国家跟管一个公司是完全一样的,所以,读这个书好象在读企管一样,有道理。
  
    现在回到我们另外一个专有名词。上节课我们讲到另外一个名词,就是菲德勒权变理论。权变是看情况的意思,什么时候应该用什么方法。这种观念是菲德勒权变理论,虽然也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,你不要去管他。我们要来研究一下,什么叫做权变理论。我们换一个图片试试看,所谓权变是怎么回事?世界上面的国家有三种。这里有两条线,一条是实线,一条是虚线,那条实线呢是法律制度跟规定,那条虚线写的人际关系,人情面子跟脸,我现在这个地方把它讲一下。我在武汉机场下来的时候,就看到武汉机场外面有很大的牌楼,上面写着六个很大的字,“先做人后做事。”我发现很多口号在国内叫起来的时候,大家或多或少的给它造成点误解,我看到这个口号以后,我就马上想起这个事情,我必须要在今天把话讲得很清楚,人性不等于人情,这是两码事。以后讲人性管理,不要一动就讲人情管理。人情管理是错的,这种事情是千万不要讲的。中国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国家,可是就因为这三个字,人情味,把我们国家弄得今天这个样子。我们要强调人性,不是人情。
  
    现在你来看看那上面讲的人际关系,就是我们常常讲的人性。那个老陈这可是我的人情罗!啊呀,老魏你可要给我点面子喽!啊!老陈你要不要脸?我们经常讲这句话,这种观念叫做人际关系。有趣的是世界上面有三种国家,一种是低度开发、一种是中度开发,一种是高度开发。现在我们把它拿到中间来看一下。低度开发、中底开发跟高度开发是不是可以也解释成公司有三种,中国人寿公司是个低度开发公司?还是中度开发公司,还是个高度开发公司?我不想下结论,我来讲中国好了。那么中国是不是高度开发国家?问问联合国就知道了,联合国在去年出版了世界年鉴,全开发的20个国家里面,中国不在里面,台湾也不在里面,新加坡在里面。这个就证明,在联合国的眼中,世界上面186个国家,中国并是高度开发。这就证明欧洲的比利时,比我们还小,居然是高度开发国家,我们中国反而不是。中国在世界开发里面,名列第56名。这就证明,我们中国常常说我们是经贸大国,但是没有想到在联合国的高度开发里面,我们却不在里面,就是我刚才讲的北京的教授讲的,中国钢铁大国,但不是钢铁强国,这难怪世界开发排名第56名。什么原因?就是这个图,我们现在开始讲这个问题。
  
    高度开发国家像德国,他的法律制度跟规章是吊在上面的。奇怪那个低度开发国家,也是法律制度跟规章是吊在上面的。有道理,因为高度开发国家就像个高度开发的企业一样,跟他一讲法律跟规章,他就接受,习惯地接受,自然而然地接受。但是对那种低度开发国家,他害怕,强迫他接受,所以他不得不接受,因为会处罚,这两种人都是把法律制度规章吊在上面。只有碰到我们中国人这样的社会,那个法律制度规章那条线就突然下去了。你看到了没有,那个实线到那里就下去了,那个虚线起来了,那根虚线就是人际关系。
  
    好,我们先讲右边那个,高度开发国家为什么遵守法律制度规章?我在法兰克福,有一次三个德国人陪我回酒店,晚上应酬,手上的表指的是晚上一点,红灯,三个德国人就在那里等着。还用问吗?我当然站在旁边,其实那个时候天上下着细雪,那是一个初冬的晚上,而且我看了一下,方圆200公尺内没有人,所以那是根本没有人的晚上。这些德国人请问为什么不冲过去?你不要说日耳曼人优秀,我不见得日耳曼人优秀?真正的原因是他不敢过去?如果被摄像机摄到了,或有任何一个老太太晚上睡不着出来看到了作证,这个德国人的下场就不是这样子了。所以英国,法国和德国不是生来都优秀,全世界的人种都一样的生下来时,是看法律制度和规章怎么去规范他。假设有个德国人闯过去被看到了呢?那个后果就不是这样子了。没隔几天,保险公司电话就到了,假如说他叫凯里,你的保费,明天开始增加1%。为什么?我们刚刚接到交通局的通知,你闯红灯,按照我们的逻辑,这种人很危险,所以保费要增加1%。你敢不敢说,那我不想保。不想保,那你就退保。因为电脑已经输进去了,全德国的保险公司都知道你闯红灯。所以每一家保险公司都是增加你的保费,不要保就明天来解约。所以这叫无奈。没有多久太太也进来了,老公,银行通知我们分期付款,15年改成10年,发生什么事了?因为我闯红灯。啊!闯红灯?我们家已经没有钱了,你搞这种事情,你自己想办法。没有多久,你这个宝贝儿子从学校回来,爸,好奇怪啊!老师叫我把学费现金送过去,说不能分期付款。因为爸爸闯红灯,啊!爸你闯红灯!难怪同学都笑,下礼拜我不想去学校了,真丢脸。你如果在德国想闯红灯,你不怕这个样子,你就闯吧!所以日耳曼人不是生来优秀,是法律制度和规章挂在上面。

   奇怪,非洲南非那个国家居然也不闯红灯,为什么呢?那叫做低度开发。也不闯。那些非洲人看见红灯,也是乖乖的站在那里。后来我才知道是英国人教育的结果,不管你喜不喜欢英国人,凡是英国管过的地方都还不错。你看英国管过香港,香港现在这样子。你也别忘了英国管过印度,印度的文官制度统统用英国的,你也别忘了埃及曾用过英国的语言,因为埃及也当过英国的殖民地,更别忘了英国曾统治伊拉克。凡是英国人管过的地方,都有他的效力在。当初英国人管南非的时候,南非人也是闯红灯的,抓到了以后,一个很简单的方法,就是红灯那个地方把他拷起来。早上如果抓到就拷到晚上,这样拷着,英国人讲了,拷一个黑人,一千个黑人很快就会知道。如果下次又是他呢?那就不一样了,不是光把人拷在这里算了,那个英国人就会拿皮鞭过来。打他,不要脸的东西,啪,不要脸的东西,啪,贱骨头!啪,不打不成器。英国人讲,打一个黑人,一万个黑都会知道。黑人统统不闯红灯,一看到红灯,统统不闯,你知道为什么?也是那句话,法律制度跟规章。
 
  可是我在上海的马路看到情况不是这样,一个妈妈带一个小孩过马路,他拉着妈妈的手,妈!老师说红灯不能过马路。妈妈说,那么你留下,我过去产。那个小孩就跟妈妈过去了。所以毁掉中华民族的都是那些妈妈。那么,你留下吧!所以法律制度跟规章学校里教过的,毁掉学校的规定,破坏的都是父母。所以,这些子女长大了是不可以守法的,那么中国社会为什么要强调人际关系呢?我们把这个箭头回到中度开发。
  
   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面强调人际关系,中国有句名言,结婚看父母,死了看子女。我有一次在上海和平饭店下来,办完事下来要出去,看到一楼,二楼都是客人。那么多人来结婚,我在想谁结婚?中国有句话结婚看父母,死了看子女,我刚才讲了。我好奇的打听,打听出来了,一个解放军少将,他的儿子娶了一个上海中学校长的女儿,结果他们家办150桌,万家云集,水泄不通,摩肩接踵,在那里庆贺,这个就是中国人讲的人际关系。于是大家每天在搞人际关系,人情、面子、脸。
  
    我告诉你我的经验,我在美国博克兰大学读书的时候,我的同班同学洛克菲勒,他的爷爷是美国有名的石油大王,他的爸爸是美国纽约州州长,以后当副总统,那时候他还没有当副总统,我那个同学妹妹结婚,要嫁人,给了我张帖子,一看啊呀,洛克菲勒家族要结婚了,我那天早开始就不吃了。我在美国也是穷的,好不容易这一顿能打打牙祭,早上就不吃了。到了中午马上饿了个头昏眼花,勉强喝了杯可乐,吃了两块饼干,硬熬到晚上,去的时候腿都发软了。结果第一道上来的是一个点心,我就吃了一点点,第二道上来的是果汗,喝了半杯,第三道上来的是三明治,我就勉强吃了一块,再上来就是水果,中间上水果,又吃了东西就没有了,我就给同学讲了,塞姆过来,他是我同班同学,我说搞什么东西啊?我说我从早上就没有吃,他一听就笑了,他说,小余啊!我爸爸是纽约州州长,我爷爷是石油大王,他们两个都坐在那里,但是这个婚礼跟他们没有关系。我妹妹爱上了一个麻省现工学院生化学博士,他们两个非常的恩爱,但是钱有限,婚礼就只能办成这样,跟我爸爸,我爷爷没有关系。对不起了,小余,等一下我出去请客,陪你吃宵夜。
  
    这个故事给你什么启示?美国人讲得很清楚,我爸爸是我爸爸,我爷爷是我爷爷,人情在他们那边是不重要的,大家看事情办。尼克松总统有一天在白宫里面,坐在他的椭圆形的窗前,往那个窗外的草坪上说,恩,那个剪草皮的小孩好可爱啊,胖胖的,我那个老大和他一样的。人家说,总统先生,那是你少爷。啊!我的小孩,一看,果然是他的小孩。我爸爸是美国总统是他的事,我在白宫剪草皮,赚零花钱是我的事。所以我们还讲句开开玩笑的话,***和***的儿子会在中南海剪草皮吗?不要讲的这么大了,杭州市市长的儿子会在杭州市的门口修花剪草吗?所以,这是他们生下来的观念,我爸爸是我爸爸,我是我。所以在他们的社会里面,法律制度和规章放在上面。
  
    中国人一死,就看看儿女是谁?大陆因为现在用火葬,就看不出这个场面。在以前老北京就会有场面,看那个棺材抬出来,就知道是谁死了。北京人有句话说抬杠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就是抬棺材的意思。最穷的人死了叫单杠,一根,前面一根,后面一根,稍好一点的叫双杠,再好点叫四杠,前后左右这样子抬。再是8杠,16杠,32杠,64杠,当棺材抬到64杠的时候,他中间有杯水摆在棺材上面,这个水不会出来,这个是有钱人家死了。慈禧太后死的时候是180杠,最后北京城出不去,所以改为86杠。所以证明人死了看子女,活着看父母,这就是中国的人际关系。
  
    其实一个社会常常讲人际关系,这个社会是中度开发社会,所以中国一看到这句话,就要承认中国是中度开发国家。现在回来讲中国人寿,中国人寿是什么放在上面?如果是法律制度跟规章,不外乎是高度就是低度开发,高度是大家都接受,低度是罚得他怕。如果是中度呢,就是在那里讲人际关系。天天在那里卖弄人际关系,人情、面子、脸。所以这个就是所谓菲德勒权变理论,可惜菲德勒讲权变理论的时候,没有像我这样讲。用例子来触动他,原来一个社会和企业也是这个样子,所以我讲课特别不喜欢讲理论,喜欢讲案例,就是因为这种案例听起来特别有触动,就知道原来一个公司是这样子。

看完了要说点啥么?